厦门小鱼网

厦门 [切换城市]

山寨机,等待招安?

来源:新浪网 发布时间:2008-07-22 18:20:55

7月份的深圳天气酷 热烤人,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深圳电子商圈华强北、华强南地段的人气。三三两两的进城民工手拎装着几斤二手手机配件的蛇皮袋里,在通讯市场门前的路边树荫 下警觉地寻求交易机会,从全国乃至海外的大量采购人群涌入通讯市场,伴随着经销商推销和讨价还价声,如果不是确有需要,很多人看到这种嘈杂的人潮可能都会 退避三舍。

  但是这是全国山寨机的发源地,自去年以来山寨机发起的攻击已经让本土手机品牌乃至外资品牌损失巨大,其多种功能兼备下的低价策略已经取得了不错的市场业绩。关键是,这些山寨机发起的进攻仍然在继续。

  面对汹涌来袭的山寨机和考虑对当地经济的影响,深圳市工商局和电子市场主管区福田区政府日前联合向深圳市政府提交了一份建议书,呼吁政府放松对手机检测程序,降低手机入网检测成本,对山寨机中管理严格的大山寨机企业“招安”,让它们进入正规手机企业行列。

  像卖菜一样卖手机零件

  在华强北,你走进任何一家通讯配件市场,都能采购到所有的一切手机配件。通常一座手机配件大楼内有好几千家经销商,它们像菜场一样提供不同的手机配件——从摄像头到手机液晶板、电阻等无所不包。这些完善的产业配套是任何一个城市所不及的。

  深圳工商局福田分局经济检查科副科长姚雪雄参与通讯市场管理多年,“就像买菜一样,把所需的零件买回家后,只要一台焊机,就能做成一个可以通话并且兼具其他多种功能的手机。”

  在整个手机产业链中起到关键作用的手机设计公司同样云集深圳,这些企业是山寨机不停翻新的主力。小胡两年前从学校毕业后进入一家手机设计公司,一年前他又轻易跳槽到现在的一家手机设计公司。

  “具体深圳有多少家手机设计企业不知道,但是业内人士预计有好几千家。”小胡现在效力的这家手机设计公司连前台在内只有13个人,但是却有着不 错的盈利。“收入还不错,由于员工少,有些员工还能分红。”从事山寨机设计的他至少目前还没有羡慕他那些在正规大公司上班的同学。

  手机设计公司通常为山寨机提供整个系统设计,山寨机企业再加一些外壳或是其他一些功能后就可以到市场上卖了。有些手机芯片设计企业也在做好整个山寨机后直接卖给渠道销售。有的手机设计企业甚至参与整个山寨机销售分成。

  深圳山寨机企业上万家

  深圳工商局公平交易处处长李际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至今无法统计出深圳准确的手机企业数量,“我们也向手机企业了解情况,得到的答案是福田区保守估计有1000家,有的企业负责人讲有3000家。但是具体多少家我们无法知道,很多企业还处于地下状态。”

  对于工商局摸底得到的数据,小胡从设计公司的角度并不认同,“肯定不止3000家,光设计公司就应该几千家,从事手机产业相关的企业估计都有上万家。虽然说不停听到倒闭的信息,但是也同样听到很多新公司成立的信息。”

  华强北、华强南则是这些山寨机最好的销售平台。姚雪雄表示,对于大企业来讲,华强北、华强南这种平台它们根本不会去用,但是对于这些山寨机来 讲,它们没有实力去自己搭建平台,深圳这些通讯市场则是最适合它们的,“华强北的名声很大,从电子元器件那时就很有名气,现在通讯市场也在全国打响知名 度,从全国来的人自然会来购买山寨机,甚至还有相当多国外买家常年住在这里批货。”

  20万就业者年销400亿

  央视日前曝光深圳山寨机后,让深圳市政府感到压力,加上深圳市正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严打山寨机成为目前政府要做的一件紧要事。华强北、华强南市场隶属于深圳福田区工商分局分管,福田区的工商局近期一直在严打山寨机。

  但是深圳市政府、福田区政府心里都明白,如果一味严打把山寨机赶出深圳,那对深圳打造全国手机制造中心都是打击,而且对深圳经济和就业也是打击。

  姚雪雄表示,深圳电子市场这么多年来聚集了这么高的人气,福田区政府都非常珍惜,针对山寨机泛滥,采取差别对待成为工商和福田区政府的共识。据了解,围绕山寨机,深圳大概保守估计有20万就业人员;华强北、华强南市场保守估计年销售额在400亿元左右。

  李际表示,针对这种现状以及对山寨机企业的摸底,深圳市工商局和福田区政府联合给深圳市市政府写了一个材料,其主要大意是建议政府放松对手机产 业的各种管制,让部分注重质量有些追求的山寨机接受招安,变成正规的手机企业,而对一些不讲求质量的小企业乃至很多翻新的小企业进行坚决打击,从而肃清市 场。

  其实前一段时间的打击虽然有些效果,但是并不明显。记者在通讯市场看到,经过一段时间的严打,高仿机已经在柜台上看不到踪影,但是如果顾客需要,经销商马上从抽屉里拿出来,照样跟顾客讨价还价。

  工商局执法力量匮乏

  李际对记者表示,工商局在整个华强北、华强南市场查处高峰期有100多号人,但是这点人在庞大的通讯市场简直就好比人掉入大海——找不到工商人 员,也几乎无法开展执法。“本来人群就集中,一看到工商执法后,观看的人把工商执法人员围在中间,很多经销商就顺势把违规的产品拿走了或是撤柜了。”李际 表示,虽然各方不明白真相的人都把严打黑手机看作工商的责任,但是工商一家根本无法解决这一问题。

  “工商能管理的是最后一环,如果上游在生产上不进行管理,任其生产,那工商在流通领域进行堵截,那根本是无法完成的任务。”李际对记者表示,关于手机产业,隶属于政府不同部门管理。

  据了解,工商局的责任是在流通领域查三无产品,但是针对有厂址、有联系电话、有完整包装的山寨机却无法处置。“很多高仿机就是按照三无产品查处的,因为高仿机没有企业举报,我们工商执法人员无法判断其到底是不是正品还是仿品,只能看到属于三无产品就查处。”

  手机企业的生产领域应该隶属于质监管理,但是质监只管理有正规手续的正规企业,对于没有正规手续的山寨机工厂的生产则需要城管来查处。“但是我 们前段时间也看到城管那边的信息,好像没有查处山寨机的案例。”不同部门之间缺乏配合导致山寨机在上游生产阶段得不到控制,最后工商的查处压力很大。

 

招安让山寨机看到希望

  姚雪雄也参与了对手机企业的摸底。他表示,现在山寨机企业反映的两大问题一是取得入网许可证的费用太高,时间太长;另外强制的3C认证能否取消。希望深圳市政府能够跟国家有关部门沟通解决这些问题。

  据了解,一些山寨机企业反映,一款手机要取得入网许可证,检测费用要在30万左右,检测时间大约最短一个半月,长时间为三个月乃至半年。

  “如此高的费用对山寨机企业来说压力太大,而且入网时间过长会影响到手机企业推陈出新的速度。”姚雪雄表示,很多正规企业新品推出速度很慢,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检测时间太长。

  姚雪雄表示,一些山寨机企业甚至提出了国家是否可以取消入网许可,如果出于安全角度不能取消的话,那么可能简化检测的程序。“入网检测我们国家只有一个在北京,企业拿产品过去检测也很费时,很多山寨机企业因此不愿意拿去检测。”

  据了解,国家现在福田区也设立了一个检测中心,可以满足深圳手机企业拿去检测的需求,但是目前还没有拿到正规的手续。“市政府也在和国家协调,争取早日拿到手机,满足企业的检测需求。”

  “培养这么高的人气不容易,如果真的一味打压,这些企业都搬到东莞,想拉回来就不容易了。”姚雪雄对记者表示。不过如果真的招安山寨机,山寨机灵活机动、敢想敢干将会给正规军更大的压力。

  名词解释

  山寨机

  从字面来解释:山寨——在山寨中,逃避政府管理。它们或由生产者自己取个品牌名字,或模仿品牌手机的功能和样式;由于逃避政府管理,它们不缴纳 增值税、销售税,同时不用花钱研发产品,又没有广告、促销等费用,再加上成功的成本控制和分销手段的灵活,导致其终端零售价格往往仅是品牌手机的1/2到 1/3。

  以前的解释是山寨机可以叫野手机、黑手机或高仿手机,而随着手机牌照的取消,绝大部分山寨手机似乎合法化。

  拼装这些手机的厂商既不是地下加工厂,又算不上正规军。

  一些价格低廉、功能齐全的贴牌机和名称五花八门的杂牌手机也都属于“山寨手机”。

  山寨手机及一般国产非智能手机使用的解决方案以台湾联发科(MTK)解决方案为主,其他平台也有出现,而山寨智能手机主要采用windows mobile操作系统的解决方案。

  “山寨机质量不可靠,但很多人爱用它”

  如果你喜欢苹果iPhone,但是你又舍不得掏5000元高价买一个水货,那么山寨版中国桔子也能满足你部分需求。只要你去华强北任何一家通讯市场,提出这个需求会马上得到满足,你出的钱在900-1300元之间,而且共有四款可以选择。

  记者在网上看到的信息显示,市场流通的中国桔子分别四家山寨机企业提供的四款产品,其都是高仿苹果iPhone,外形尺寸有点小区别,但是远看 则完全是苹果iPhone。这些产品有些功能还克服了iPhone的缺点,比如有些高仿机是可拆卸电池,支持两张卡。这四家公司分别名称为“中国桔子”公 司生产的iorgane F1+;名为博客电子有限公司HiPhone;远洋科技公司提供Ciphone,以及一家未能查询到公司名称的提供的sciPhone。

  据上海一位手机设计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这种中国桔子都是基于联发科和展讯公司的芯片。“很多功能都已经集成到芯片里面了,其他的一些功能手机设计公司在设计一下,这些实现难度都不大。”

  这位人士对记者表示,这些高仿机的企业一般都是渠道起家,掌握了一定渠道了解市场需求后,看中哪款产品有市场,马上要求手机设计公司设计,方案 设计好后,山寨机企业在围绕模具公司做模具、外壳、乃至其他配件,然后交给组装厂组装。“质量要求高一些的话就会委托一些正规的大厂,质量要求低的话找那 些小厂,甚至是手机作坊。”

  深圳的小胡对记者表示,这些山寨机企业在研发上至多配备2-3名技术人员,一个管硬件,一个管软件。“一款手机要模仿的话,手机设计公司只有一个半月就可以拿出方案。”

  相比中国桔子,苹果公司的iPhone的研发班底则是强大无比,并且进行了几年准备才最终推出。据此前媒体公开的信息看,出于保密的角度,苹果 最初研发iPhone的计划被称为P2。早在2002年,就在首款iPod发布后不久,苹果CEO乔布斯就开始考虑研发一款手机产品;2004年夏天,乔 布斯在公开否认苹果将制造手机的同时,秘密地开始介入手机产业。他与摩托罗拉进行了接触,并希望与摩托罗拉、AT&T无线达成三方合作协议,但是 三分对合作有分歧最终没有成功。

  2005年感恩节前后,乔布斯要求苹果工程师全速启动iPhone研发计划。据了解,iPhone的研发是痛苦的,他们需要重写OS X代码,使其能够在iPhone上应用;他们需要使用玻璃材料制作触摸屏,因为硬塑料不耐划;他们需要保证手机辐射在安全范围内,为此进行大量实验。据估 计,苹果iPhone的研发投入超过1.5亿美元。

  由于高仿机是工商打击的对象,这些企业往往都是三无产品。记者在经销商处拿到的宣传资料乃至包装上都没有看到联系方式和厂址。中国桔子公司企划负责人拒绝记者采访随即挂断电话,记者日前前往中国桔子的售后服务中心采访,但是其周末没有开门。

  但是其对中国桔子有所了解的人士对记者表示,该公司在今年4、5月份才开始运营。这位人士劝记者,买中国桔子没什么意思,“摔了就坏了,没有保 障。如果只是新鲜买着玩,那么就买一个试试看。”这位人士对记者表示,尽管功能和iPhone类似,但是其硬件质量都不好,很容易摔坏。“维修也必须邮寄 回总部,比较麻烦。”

  山寨机经销商也劝记者买真正的iPhone,这些高仿机质量不可靠。不过经销商也承认很多人群对高仿机很感兴趣,不仅是苹果,多普达、夏普、索爱、摩托罗拉等一些畅销手机都是仿制对象。

相关话题